观《金刚狼3》后对于狼叔的一些碎碎念

凄凉星殁:

看《狼3》之前我已经被剧透了大半,在刷微博首页的时候就很没出息地哭了好多次,我以为我做好了心理准备,特意带了两包纸巾,坐了左右都没有外人的前排,可是当真正开场20多秒,狼叔被偷车贼按在地上打的时候,我就开始掉眼泪了。


 


全程都哭成傻逼,看完以后眼睛都是肿的,头疼欲裂。市中心到学校的路程需要三次转车,坐了来回共五个小时半的公交车,我简直是身心俱疲,到了现在,终于缓过来了一点,坐在电脑前也没心思码字,索性开了文档,有些剧情实在是不想回忆,下面的叙述就是些混乱零碎的自言自语,想哪写哪,错字和病句连篇,全部涉及剧透,权当发泄一下内心的悲伤吧。


 


狼叔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日天日地的霸气形象,我一直调侃狼叔在影片里总是不忘撩妹(《狼1》和银狐妹子,《狼2》和真理子,《X123》《逆转》和琴)与裸奔卖肌肉,当然,我真的超爱狼叔一身强壮的腱子肉。我可是记得,《逆转》里他回到过去,发现那时候的自己做保镖却睡了老板的女儿,被枪击但却毫无压力的离开是何等的潇洒。所以,看到狼叔辛辛苦苦的做司机赚钱,拉过一车年轻的玩嗨了的醉酒妹子们,被他们调戏狼叔却毫无反应,就觉得,哎呀,为什么狼叔会变成这样呢?


 


他苍老,跛脚,嗑药,胡子拉碴,标志性的猫耳发型都不见了,他的自愈能力减退,身上留有疤痕,挤不出身体内的子弹,甚至在打架的时候连爪子都伸不出来。偷车贼枪击他的时候,他还大喊别打车,他以前可是一个大吼着以身挡子弹,毫不在意自身受伤,爪子都能爆开火花的狼叔啊,我看着看着,就鼻酸了,完全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心疼。


 


狼叔曾说过他不是好人,他暴力,蛮横,手上沾过血腥,性格也有很多缺点,可是我却觉得没有人比Logan还好,他看似粗鲁,却一直努力克制自己的黑暗面,他想找到人生的方向,不想成为野兽,而且他对弱小有着天然的同情心。《狼3》时候,狼叔、教授和卡列班在郊外的屋子里过着困苦的生活,他为了教授的“逐日号”存钱,又努力买药,卷入Laura的事件之时,他已经是自身难保,可他接上教授的时候没有开车直接离开,反而停在了正在反抗的小狼女面前,我就想起《X1》,他把小淘气赶下车,开了一段短短的距离,又无奈的停下来让那个无助的小女孩上车。


 


他看到小淘气手冷,就开了暖气,他看小淘气躲他的手,就说:“我不会伤害你的,孩子。”狼叔他对孩子毫无抵抗力。他在《狼1》被银狐背叛,但在听闻三里岛上有变种孩子,就去救人割笼子,那时他还无意间救到了小小队呢。


 


说到那次救援,在《狼3》农场的时候,教授一直对小狼女说“没关系,别怕,那只是嘟嘟嘟的火车,你很安全”之类的话时,我就想起了教授带领蒙着眼睛的小小队跑出研究院。教授站在直升机前面,对那孩子温和的微笑,说道“你安全了,Scott”。


 


《X2》学院遇袭时,狼叔抱着被麻醉枪击中的Jones(《X2》里戴眼镜半夜不睡觉用眼睛换台的小男孩)交给钢男,在营救变种孩子们后,他在雪地里抱着光着脚的Artie(舌头分叉的男孩),这样抱孩子的方法当然也在《狼3》里出现了,他抱起了被捆住的小狼女,这个姿势实在是太眼熟了。在《天启》,失控的武器狼都没有对小琴、小小队和小蓝魔下手。是呀,狼叔怎么会主动去伤害孩子呢?


 


看到农场戏里,小狼女从房梁上跳下来插人,摆出那个半躬身张臂的威胁姿势,我立刻就既视感到《X2》的学院遇袭狼叔从楼梯上跳下,插死入侵者解救小淘气冰人火人的场景,我就想啊,这种战斗方式估计就是遗传吧。


 


一路上,狼叔都是那个泼凉水的人,但是却也正是他开车驶向那个未知的地方。他看到小狼女站在橱窗前有些犹豫,而教授很快就看出了狼叔的想法,他们买了新衣服,教授开心的戴上新帽子,还给狼叔也买了顶帽子,可惜,我一直没看到狼叔戴新帽子的场面。


 


狼叔看到了漫画《非凡X战警》,我和他一起在漫画书里看到了那些熟悉的人物:镭射眼,风暴,琴,小淘气还有他的其他队友,我不知道狼叔看到的时候心情是怀念,还是什么,我是觉得止不住的心酸。狼叔说,有一部分是真的,其他都是假的,现实里的人是会死的,所以X战警们都死了,变种人也只剩下他们了,可是我觉得漫画里也都是真的,只不过存在于另外的宇宙里。


 


伊甸园当然也是真的,所以他们还在努力开车前往。


 


他们在车上拌嘴,说到自由女神像,狼叔将它当做笑话一样,但他会不会想起他加入出的第一次任务就是在自由岛,他穿的第一身还有点紧的制服是小队的,他不喜欢那制服,小队调侃他是否喜欢黄色紧身衣,恐高的狼叔还被小队的驾驶黑鸟的技术吓了一跳——《非凡X战警》漫画里,他们穿的不就是黄色紧身衣吗?


 


在报警器响起的时候,狼叔一爪子插爆了它,有些狼狈的狼叔看到小队想笑,还对小队竖了根中“爪”,X战警的小队长便不再掩饰地裂开嘴笑了。


 


《狼3》狼叔对小狼女说我才认识你不到一个礼拜,可是《X1》的时候,他双手交握,被老万用钢条困在墙壁时听到女孩儿的哭喊时,不也是用爪子穿透自己的身体割断钢条,受了重伤吗?他、小队和琴姐合力打败了剑齿虎,狼叔就爬上去救人了。他在知道小淘气的能力有可能会杀死他的时候,却依然决定去触摸那个濒死的女孩以期拯救她,狼叔认识了小淘气很久吗?


 


狼叔会想到这些吗?


 


在车上,狼叔看着手机里的视频,那些被造出来的孩子,我看到了一位金色蓬蓬头发的女孩,她一闪而过,而我觉得有些眼熟,在《X1》也出现过一个类似这样发型的女孩子,她只手悬空就能在笔记本上写字呢。


 


研究出来的孩子们有些能力多眼熟啊,用火的,用念力的,用冰的,用电的……只要想想他们的基因是怎么来的,我就觉得心里难受得不行。


 


火,不一定要用来烧人,John可以在掌上控个火球玩儿,多可爱。用冰,也不一定是武器,Bobby用它造了朵晶莹剔透的玫瑰来欢迎小淘气的到来,因为吃醋在握手的时候让狼叔冻了一下,但是后来男孩又吹了口气给狼叔的可乐加冰,他还把水池变成溜冰场去安慰Kitty,冰能做很多事情呢。


 


那个用电流把车上坏人电翻的黑人男孩,肯定物理学的很好,因为在《X1》里X战警们被老万用铁条困住的时候,小队还叫风暴用电,而被老万嘲讽了铜铁会导电呢。


 


研究院是冷酷的,孩子们被“制造”出来当做武器,可是有个没有翅膀的孩子,却宁愿从高楼上跳下也不愿意杀戮,孩子们发展出了友谊和爱,他们有感情,不是所谓的“产品”。护士们良知未泯,拼命去救助孩子们,人性丑恶,人性善良。


 


在便利店里,狼叔阻止了小狼女去攻击便利店小哥,但他也没给钱,拿走充电器的时候还记得抢了根雪茄,我不由得笑了一声。也是,狼叔可是视雪茄如命呀,他总喜欢叼着根雪茄,甚至在《X3》里代小队上战术模拟课,模拟哨兵灭世的时候,还不忘在烧着的汽车上点燃根雪茄呢。


 


小狼女偷车,狼叔说“不能随便开别人的车”,在他总是偷(或者说正大光明)骑小队的摩托车和汽车那么久之后,他终于懂了这个小队试图灌输他的道理。大概是因为,再也没有一个人会把机车留在狼叔能够目及的地方,在狼叔偷骑了对方的宝贝机车以后,愤愤不平又把钥匙丢回去,让狼叔自己记得去加油了吧。


 


黑人一家好心收留,他们吃着美味的食物,度过了一段和平安逸的时光。但是美好确是短暂的,那家人惨遭祸害,这让我想起了《狼1》,被改造过的狼叔裸奔到一个农场,也是被一对老人夫妇收留。爷爷给狼叔穿他儿子的旧衣服,而狼叔试用钢爪把人家的盥洗台给切了,爷爷也没生气。狼叔和爷爷奶奶吃了餐饭,在谷物间睡了一觉,起床后爷爷给狼叔看他儿子的摩托车,狼叔可喜欢了,奶奶端了吃的来,刚说了没几句,抓捕狼叔的飞机来了,农场的爷爷奶奶就被机关枪扫射死了。


 


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?


 


24是研究员造出来的武器,他的年龄估计还没有23大吧,研究员说他很完美,但那武器依然有心,雏鸟心态也好,他听研究博士的话,看到博士死了也会发狂。在24和狼叔对打的时候,我就想起了《X1》里魔形女假扮狼叔的场景。小队看到假狼放心的转身,眼看就要被偷袭,然后狼叔冲了出来,和假狼的对打。魔形女变成的狼叔可没有真正的钢爪,一下就露怯了。后来,小队看到狼叔出现,非常警惕,狼叔双手摊开连忙说“Hey,it’s me.”,“prove it.”,“You’re a dick.”


 


这次,再也没有人需要狼叔证明了,他只能抱着重伤的教授喃喃地说,“It wasn’t me.”那当然不是狼叔,狼叔才不会攻击教授,教授可是他视之父亲的存在。虽然狼叔的年龄比教授大,但教授一直把狼叔当做个需要引导的学生、孩子,教授就是这样,把所有的变种人都视为自己的责任,他是个有大爱的人,他配的上美好的一切。


 


教授被埋葬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,可是我觉得不该是这样的,教授是一名伟大的导师,是和平的殉道者,教授的去世应该举国哀悼,应该有隆重的葬礼,有沾满露珠的花束,有各界人士的献礼,有为此伤心流泪的同事、学生,而不是只有一个砸车发泄的中年人和一个哭号嘶喊的孩子。


 


在小狼女不停重复她的同伴名字的时候,狼叔他会不会想起那些队友呢,总是严肃正经的混球、迷人的红发女子、银发黑肤天气女神、蓝毛的大块头、浑身能变成钢铁的男孩、会穿墙的小姑娘,蓝皮肤的男孩、跑得像风一样快的男孩、不能触碰但值得任何人喜爱的女孩儿、性格一点也不冰冷的控冰的男孩儿、让他走入黑洞就找不到北的亚裔女孩……


 


终于,他们到了伊甸园,那个地方真的有很多孩子啊。教授该多开心,他从《第一战》,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就喜欢孩子们了,他肯定能够引导这些孩子走上各自的人生道路,让他们像还不是万磁王的Erik那样找到内心爱和平衡,学会控制能力。


 


可是教授看不到了。


 


狼叔也开心吧,他看到那些围在一起的孩子们坐在一起,也会想起了自己的队友们吧,他们共同生活的日子,那是一段和平、幸福的日子,不是在《逆转》时那些悲壮的战争时光,而是狼叔即使几乎九死一生也想要找回的日子。


 


X学院,那个庞大的就像童话变成现实的城堡,有很多漂亮的花园,喷泉,抱着书本的学生们在如茵的草坪上来来往往,三三两两的或玩耍或学习。因为有Ororo,体育课从来不会有下雨取消的状况,总是天朗气清;遇见Jean时,Logan就算绕道也和她调笑两句;然后,Scott会和他到训练场不用能力的搏击打斗,他当然是赢多输少,两人再被教授一同罚去打扫庭院,修缮篱笆和屋顶;Hank发明的东西有时有用,有时又造成麻烦;Peter最喜欢带着Kurt恶作剧了,Kitty倒不会和他们一起;Rogue和Bobby这一对小爱情鸟老是腻在一起……


 


狼叔孤独了那么久才遇到X学院的大家,而他刚刚认识的小女儿也找回了同伴,小狼女不会像他一样孤独地游荡的。小狼女知道那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,她肯定偶尔幻想他的父亲是什么样的,哦,他可是金刚狼啊,无所不能的金刚狼啊。狼叔被孩子们修剪的胡子形状,可不正是金刚狼的样子吗?狼叔很生气,他吼叫着“胡闹”,但是孩子们一点也不怕,他们可熟悉金刚狼啦,那些孩子们看过的漫画里,金刚狼就是那样的造型,所以Logan也该是那样的造型,帅气不羁的样子。


 


那个胖胖的男孩手中一直拿着金刚狼玩偶,在逃命的时候也不曾丢,每个孩子都背着一个小包,里面装着大概就是他们精神上的安慰,不过我想啊,肯定人手一本《X战警》,所以,他们不会成为恶人,因为《X战警》不是恶人。


 


Logan接受了Charles给与的东西,也学会传承给与他的女儿Laura,他相信Laura一定会成为一个比他更好的人。


 


Logan战斗,战斗,一直战斗,为了生存,为了理想,为了希望,终于他不用再战斗了。


 


狼叔他不需要十字架,他又不信教,也知道自己不会上天堂,那就将十字架斜斜地摆成“X”吧。毕竟,狼叔可是X-MEN里,超人气的“Wolverine”啊!



评论
热度 ( 695 )